德国基金会漫谈(一)
标签:基金会
分类:微观点 围观:

附注:从今天开始,褚老师将分享自己的长篇游记:对德国和比利时的基金会的考察见闻。今天是第一篇,完全是关于德国柏林著名景点的描述。在未来的十多天里,您将随着褚老师一起领略异国的公益领域,了解各种趣闻。                                  

               引言

2012年11月3日,我参加了基金会中心网组织的对欧洲部分基金会的考察活动。这次考察交流活动并没有功利性的目的,而全在于深化中欧基金会相关人士之间的认识与交流。所以,这次活动全程都处在轻松、惬意的氛围之中进行。参加本次活动的人对欧洲基金会抱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进行观察比较,但又难免因为接触交流时间太短而显得有些走马观花。而且,在这次活动中,我们除了参观基金会或行业机构,与这些组织或机构的负责人交谈以外,还忙中偷闲,游览了几处德国与比利时的著名景点。所以,与其说这是本次活动参加者们对这次活动的严谨的考察报告,倒不如说这是人们对德国基金会行业的漫谈。这便是我们对这次活动性质的概要认识。

  第一篇  柏林之旅:古老与深刻的剪影

褚蓥/文

      第一节柏林初印象:繁荣与萧落的共存

11月3日,我们从北京出发,在云端飞了十多个小时,吃了不知道多少顿航空食物之后,终于在浓重的暮色中抵达了德国的首都柏林。一到柏林机场,立刻就出现了意外情况。我的行李由于没有办理从法兰克福向柏林的联合托运手续,而被落在了法兰克福。而这时,前来迎接我们的德国朋友Nora与Dorit已经来了。所以,其他同伴们便先驱车前往驻地,留下我与Dorit办理行李挂失手续。

由于所有的换洗衣物和基本生活用品都在托运行李中,所以我对丢失的行李忧心忡忡。但令我意外的是,机场的工作人员竟然在完成了挂失手续登记后,提供了一包盥洗用品。这瞬间令我对柏林加分不少。

在从机场到旅社的路上,我与Dorit边聊边观赏柏林的风景。十一月的柏林正处于雨季,蒙蒙的细雨笼罩着傍晚的柏林街头。又由于是周五,街上没有太多的行人,也因此显得特别的空旷。这给了我一种独特的寂寥的感觉,仿佛这不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而是某个破败的工业城市。柏林街头有很多正在建设的工程,一路上数来不少于十处。所以,同行的Dorit笑言,与北京相比,柏林倒更像是个处于城市化进程中的大工地。

到达旅馆后,我急急忙忙的办理了入住手续。这个小旅馆位于原东柏林的地界之中,而且算是东柏林的一个很繁华的地段了。旅馆的路旁是有轨电车的终点站,周遭是大块的购物街,各种小商店售卖着各色精美的小商品。其中,最具特色的是不远处的一家奶酪店,买的是各种成色与形状的德国奶酪。特别是有几种奶酪被做成蜡烛或狼爪印的形状,看起来极为可爱,眼睛扫过去就令人心动不已。稍远处是一个城铁站,然后就是当地著名的Hackescher Market广场了。广场上开着一长溜的酒吧、小饭店和咖啡馆,就算是到了很晚也总是人声鼎沸的。所以,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段了。

我们入住的旅馆是个很精致的小旅馆,精致到连房门钥匙都与众不同。房门钥匙上挂了一个大铜坠,铸成一个印章的样子。印柄上用阴刻文刻上了这家旅馆的名称,“Hotel Hackescher Market”。

  上楼放了东西,回头就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在经历了一路上连续吃了数不清顿数的饭以后,自己的身材连呼伤不起。只是我的理性无法抵抗对德国美食的强烈欲求。所以,我依旧还是选择了对面前的晚餐大口朵颐。当然,晚餐最为重点的当属啤酒。淳厚的斯丁格啤酒配上标准的瘦长筒状酒杯,透露出一种淡淡的典雅。斯丁格啤酒使用这种瘦长筒状酒杯是很有讲究的。据说,因为斯丁格啤酒酿造工艺独特,在品酒过程中会越喝越涩,所以,使用这种瘦长筒酒杯就可将最后一点发涩的残液留在细长的杯肚中。

斯丁格啤酒是一种淡黄色的啤酒,但在昏黄色的灯光中却显出一种神秘的浓郁感,让人无法投过杯子看到另一侧的模样。轻轻呷一口,顿时有一种充盈全身的爽快清香的感觉。可惜我不胜酒力,只喝得小半杯酒便败下阵来。

晚宴过后便是简短的欢迎仪式。亚洲基金会的Nora女士对我们表示了欢迎,并就本次访问的行程安排做了简单的介绍。最后,每人手里都领到了一份介绍德国概况及亚洲基金会情况的材料。

第二天凌晨,我早早的便醒了过来。随手翻看一下拿到的资料,便已经是早餐时间了。我下楼前往餐厅,被告知行李已经在昨晚1点钟的时候送到了。于是心中对德国人工作的效率不禁大为赞叹。

早餐是典型的欧式风味。各种面包加上各式的果酱、黄油、奶酪、熏肉、烤肠,再配上一些水果和蔬菜沙拉。当然,还有服务员过来微笑的询问是要选用哪种茶以及哪种类型的鸡蛋。我从大堆的面包中选出了几个金黄色的牛角面包,以及一个点缀了红色草莓果酱的起酥面包,勺取了少许蜂蜜,再挑了一片蔬菜味的奶酪,然后告知服务员需要一份煎鸡蛋。于是,几分钟后,一份充满意趣的欧式早餐便准备好了。伴着后院中微露的晨曦,品赏着细嫩的煎鸡蛋以及浓郁的德式奶酪,一天的好心情就此开始。用完早餐后,又喝了一小会儿英式绿茶,与先后进来用餐的伙伴闲聊些许,便算完成了晨间一件重要的任务。

早餐毕后,离约定碰头的时间尚早,于是我便跑到街上去闲逛。周六的早上,东柏林的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仿佛这个城市就只有我一个人居住一般。这如果是要拍电影倒的确是避免了清场的麻烦。但现实生活显然不是电影,所以柏林11月肃杀的清晨街头多少给人一种清冷与萧落的感觉。这让我多少想起了老狼在《北京的冬天》里吟唱的那种寂寥的感觉。

我站在路口,电车从我身旁慢慢的开过。车厢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几盏昏暗的灯在颤颤巍巍的抖动,努力制造出一点有节奏的恍惚感。我目送着电车远去,然后在清晨的寂寥中慢慢的穿过三个街区。东柏林的街道建筑整齐划一,却又十分呆板无趣,就像一个个大的水泥盒子排列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美感。街旁开满了各式的小店,自然也都处于打烊的状态。这点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我最不能理解的了。难道周末不是血拼的好时节吗?对于店主而言,周末为何又不是一个挣钱的好时节呢?

第一天上午的行程安排是乘坐观光巴士游览柏林全貌。我们从柏林的著名景点红色市政厅(Rotes Rathaus)上车,开始了上午的行程。红色市政厅是1990年柏林统一以来市政府的所在地。该建筑始建于1380年,后毁于二战,1951年重建,恢复原貌。市政厅旁边是目前为止柏林最高的建筑——电视塔。在电视塔前有一个罗马风格的雕塑喷泉。海神波塞冬坐在喷泉的最上端,肩扛他的三叉戟,俯视四周。喷泉的四周围坐着一些其他的神,我能辨别出来的有酒神狄奥尼索斯以及狩猎之神阿尔忒弥斯。众神的中间是一些海龟、鳄鱼等生物,按照设计来看应是会分别向波塞冬喷射水柱的,只可惜当时喷泉景观没有开启,欣赏不到那种激流四射的壮观景象了。

从红色市政厅出发,途径位于博物馆岛上的哥特式风格的Altes博物馆,下一站便是久负盛名的勃兰登堡门。勃兰登堡门紧邻菩提树下大街和巴黎广场。菩提树下大街顾名思义是一条种满菩提树的大街。据说该条街道原本种满了菩提树和胡桃树。后来胡桃树全部枯死,只剩下菩提树,于是该条街道也就被称为菩提树下大街。一直以来,这条街道都是柏林最豪华的一条大街,曾是贵族云集之地,直通前面提到的电视塔以及博物馆岛。至于巴黎广场,则是为了纪念1814年普鲁士军队在反法战争中占领巴黎而命名。

乍一看去,勃兰登堡门与雅典的卫城无甚区别,只是更为高大雄伟。大门共有12根立柱,分为两排,所以也就有了5个门洞。其中,中间的门洞稍宽,据说是供帝国的皇家成员通行所用。城门的顶上伫立着胜利女神尼刻(Nike)。女神身后双翅展开,手持标志胜利的花环权杖,花环内有一枚十字勋章。花环顶上站立一只代表德国的鹰鹫,鹰鹫头戴普鲁士皇冠,双翅舒展,几欲腾飞。女神驾着一辆双轮战车,由四匹马牵引,标志着德国战车隆隆向前。

过了勃兰登堡门,巴士继续向前,途径据说耗资十亿欧元才建成的超级豪华的火车站,便到达了与勃兰登堡门齐名的胜利女神纪念碑。这尊碑是一根柱子的形状,柱子顶上站的便是胜利女神了。女神高约八米,通体金色,所以这块碑也被称为金艾撒塔。胜利女神碑与勃兰登堡门相对,之间相隔1公里左右。只要肯花几个欧元,人们便能登上胜利女神碑,在上面俯瞰柏林的全景,所以,这位女神也就被人们戏称为“柏林最便宜的女人”。

巴士继续向前,经过总理府、议会厅、总统府等景点。途中巴士又经过几个很繁华热闹的街区,一改我对柏林最初的寂寥的初印象。只是,据说这些街区基本都属于西柏林的地界。

最后,巴士抵达柏林墙所在的地点。由于久慕柏林墙的盛名,所以全体人都下车,前往参观柏林墙。原本来说,单单一堵石墙实在是不能挑起人们的兴趣,但是,柏林墙却有点与众不同,其中存储了人们太多悲伤与恐怖的记忆,同时也是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的见证,所以,到柏林不去看柏林墙,就仿佛到北京没有去看圆明园那样的残缺。

现存的柏林墙仅仅是很短的一段,只有一个街区长短。周遭是一片空地,只有这段墙孤零零的站在空地上,见证着历史的沧桑。墙的主体已经残破不堪,有的地方还有不少大洞。据说柏林墙的碎片是销路很俏的纪念品,不知道是否会有人偷偷掰下上头的石头碎块拿去卖。或许当局需要给墙周围设立一堵新墙,以防止人们这么干。墙身上满是人们的涂鸦,既是一种街头艺术,也发泄了人们对过往残暴之不满。墙下是战壕,人们可以走下去,走走看看,回味历史。

作为留念,访问团的人在柏林墙前齐刷刷站成一排合影。或许是在柏林从来没人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结果在柏林墙周围,过来看我们合影的人竟然要比看柏林墙的人还多。可见喜欢凑热闹是众多民族的天性。

从柏林墙向前是之前的苏联和美国的哨所。哨所旁边确实还站着两个美国大兵,只是现在他们的功能不再是防卫,而是供与游人合影。合影的价格似乎是三个欧元。

哨所前是一大块展板,上面介绍的是之前发生的一次苏联与美国的大兵对峙的事件。据说当时双方的年轻人都紧张极了,差点因为出现枪支走火而引发两国大战。好在事件最终和平解决了,从而避免了一次国际战争。

从哨所这里登上下一班的观光巴士,摇摇晃晃的经过几个其他景点以及繁华的街区,大家便又回到开始等车的红色市政厅,便算是结束了早上的行程。

这便是我对柏林的初印象——繁荣与萧落的共存。其中,西柏林更为繁荣,而东柏林则略显萧落。








作者:褚蓥 来源:褚老师募捐技巧周刊 发布于:2014-3-27 12:55:17
上一篇:老牌公益项目如何焕发第二春? 下一篇:德国基金会漫谈(二)
支持本站

站长一直坚持白天工作、晚上熬夜更新文章,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其中的辛酸难以言述。

坚持免积分、免登录、无任何限制阅读!如果本站内容对你有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咖啡鼓励一下!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