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说 排行榜 提交网址 赞助VIP 知晓社工 注册登录

“一核三治、共建共享” 居民志愿者组织案例

背景和思路

郫都区郫筒街道伏龙社区位于郫筒街道以西,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典型的复合型社区,既有商品房院落、又有拆迁安置房、单位福利房,还有城中村院落等多种院落形式,人员结构复杂,院落间总体呈原子化状态。社区居民间互动交流少,归属感和认同感较低,对社区凝聚力提升和有效社区治理提出了挑战。

社区志愿者是居民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推动力量,社区志愿组织的组建和社区志愿服务体系的建立,是推动社区志愿者事业发展的关键。

为了培育伏龙本土人才,伏龙社区两委携手成都大同社工,立足社区现实情况,以“一核三治、共建共享”为工作思路,依托社区公共空间“老顽童之家”的打造,用陪伴式的手法培育起了一支社区居民志愿者队伍——老顽童之家志愿服务队。

以邻里互助的方式解决社区居民面临的生活、价值实现等困境,促进社区融合,增进邻里关系,激发居民的价值感和获得感。

“一核三治”由社区两委统筹、专业社工协助支持、社区资源多方参与,以社区居民为核心,通过“德治,法治,自治”三力协做,挖掘孵化社区志愿者组织。

实现“三治互动”是社区发展治理的关键,法治的“硬保障”与德治的“软约束”深度介入与充分融合是重点。

伏龙社区注重“一核”统揽下的自治、法治、德治,通过法治、德治的“软”“硬”保障作用,和自治形成良性的“三治互动”。
 
1


做法和过程

社区治理核心是居民,每一个居民的进入都会带动自身资源的进入,也包括身边的人,通过专业组织团队的介入对资源进行整合,让资源为更好地社区服务提供支持,而更好的社区服务将吸引更多的居民加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正是“一核三治”助力社区治理的思路。
 

2
 
1.德治——榜样的力量
志愿者骆叔退休多年,他经居民小组长“彩虹奶奶”的介绍加入了志愿者队伍。起初骆叔只是为了丰富退休生活,顺便逃离麻将桌,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才加入志愿者团队的,但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一做就是1年。

骆叔说,加入志愿者队伍之前他对于志愿服务非常陌生,认为志愿服务就是影视作品中表现的无私奉献的义务劳动,与自己的现实生活离得很远。但加入志愿者队伍之后,骆叔说,通过亲身体验做志愿者,才知道当志愿者不止是乐于助人的奉献精神,更多的是一份对社会的责任。
 
老顽童之家建立之初,在这里服务的志愿者以社区党员为主,是由伏龙社区党委发出倡导,辖区党员积极响应加入,携同部分居民小组长,在社区工作人员的管理下,为老顽童之家提供志愿服务,这便是志愿服务队的前身。

在老顽童之家接受服务的同时,通过志愿者自身影响力、社工鼓励支持、社区志愿服务氛围倡导,部分居民开始“服务接受者”到“服务提供者”的角色转变。

社区线上线下发布招募信息,志愿者们口口相传,吸引了更多的居民加入,“老带新”的模式也帮助新加入的志愿者迅速进入角色,队伍不断发展,最终拥有稳定的核心成员,在社区和社工的支持下,成立老顽童之家志愿者队伍。
 
2.法治——规范的力量
“骆叔那你作为志愿者有没有很骄傲很自豪呢?”“有什么好骄傲的嘛,只是觉得自己没有浪费时间,参加志愿服务让我很充实。”

骆叔说自己成为志愿者以来,从志愿者的参访和学习尤其是志愿者培训中学习到了很多关于怎样做好志愿服务的知识,让他更好的理解了志愿服务的意义。

问到骆叔对于以后的社区发展有什么期望,他说自己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够有更多的人参与到社区的志愿服务中来。”

18年伏龙社区引入专业社工机构,社工以项目形式介入,助力志愿者队伍发展。社工以鼓励者、引领者、协调者的角色,通过工作坊、小组等方式,帮助志愿者提升志愿服务技能;主题沙龙、团建活动等,引导志愿者梳理团队管理制度,建立月例会制度,助力团队规范化;外出参访、交流茶会等方式,学习其他志愿服务团队发展经验,保持团队可持续发展。

3.自治——我们的力量
“这位唐婆婆,今年八十九岁高龄了,是我们老顽童之家的常客”,骆叔激动地向我们介绍起他服务过的一位老人。“唐婆婆每次来,我们都陪聊天、喝茶。如果遇到下雨,我们志愿者还会专程把唐婆婆送回家,不让她家人担心。平时她在家里时,我们也会经常打电话过去,询问她的近况,让她能够感受到社区的关怀”。

当问到骆叔为什么一直坚持志愿服务工作时,他表示:“想到在伏龙社区有这么好的公共空间,我们就更应该好好去维护这个地方。

到后来就和上班一样,到时间就过来开门,有些时候不放心,晚上也会过来看看门窗有没有锁好。”即使不是自己值班的日子,骆叔也会来到老顽童之家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

骆叔在志愿服务当中找到了归属,这份对工作的责任心也驱动着骆叔一直做下去。

志愿者队伍成立之初由社区管理,主要为老顽童之家提供服务。社工在陪伴支持中通过赋能,核心骨干团队管理能力及志愿者个人能力得到提升,核心骨干组成的管理团队负责队伍的日常管理,随着志愿服务策划、执行能力的提升等,队伍可提供的志愿服务内容更多样,志愿者们如今除了在“老顽童之家”,还会到社区的各个院落中提供服务,更多面的参与到社区事务。
 
伏龙社区老顽童之际目前已有稳定成员14人,非固定参与社区志愿服务志愿者20余人。

该志愿者队伍主要阵地为老顽童之家公共空间,队伍内部组织架构已初见雏形,核心成员稳定却分工明确,在老顽童之家原本提供的公益茶座服务外,通过资源整合,引入辖区内爱心商家,定期为居民提供按摩理发等低偿服务内容,同时队伍积极参与社区、街道公益创投,获得多方资金和技术支持,提供多元化志愿服务。

目前已可独立完成志愿服务策划筹备及执行,每月在老顽童之家定期开展活力比赛、健康讲座等符合辖区老年人需求的志愿服务,也会结合传统节假日开展或协助开展重阳慰问、冬至家宴、邻里节等主题活动。

经验和启示

伏龙社区的志愿服务体系建立离不开党建引领,通过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志愿者带头引导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积极听取社区各类主体的意见主张,保证决策符合大多数居民群众的利益和愿望。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根本工作方法,形成共治共建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

社区居民作为社区治理的主体,是社区治理和发展的重要动力,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和发展,是实现社区自治的内在要求。

社区治理和发展离不开社区居民的有效参与,脱离群众的社区治理是缺乏温度、没有活力的。

伏龙社区志愿服务体系的建立,凸显出社区居民在社区自治中的主体地位。不断完善的社区志愿服务机制,也使社区居民的主人翁意识、存在感、获得感不断提升。

可见,居民志愿者团队功能的发挥,对于推进社区治理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

在伏龙社区的志愿服务体系建立的过程中,社会工作者扮演着鼓励者、引导者与协调者的角色,鼓励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引导社区居民正确参与志愿服务,同时协调各方资源为居民参与志愿服务提供支持。

伏龙社区的志愿服务是通过问题导向开展公益服务,把公益课堂、文体娱乐、社区救助帮扶对象转化为回馈社区反哺到社区空间的志愿服务关爱服务,这样的志愿服务能够真正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尽责、人人受益的社区志愿服务体系。


作者:唐紫璇
单位:成都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