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说 排行榜 提交网址 赞助VIP 知晓社工 注册登录

社工机构只是“中间商赚差价”吗?

——政府购买服务中社工机构的价值探讨




最近,有风声:一些地区政府打算不再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直接聘用社工来开展服务。


前一段时间,央视新闻调查《最后一米》报道广东“双百社工”,火爆了朋友圈,也让人似乎看到了政府直接聘用社工的好处。


从几年前开始,就有一些“用人单位”如学校、医院,开始直接聘用社工。


最近,社工机构也在寻求突破,比以前更加卖力的往“自营业务”、“社会企业”方面探索……

……

社工机构开始不受待见了?


我们从前诟病的“社工机构资金来源单一”,其历史根源在于,大部分(强调不是全部)社工机构的成立最直接的功能是去承接“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这一波业务,而不是先有自己的社工服务,然后再选择性的引入政府资金,做自己机构使命追求的事情。——社工机构的先天存在就是不足的。


在“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下,机构的业务是“B to B ”的模式,而不是“B to C ”的模式,社工机构的客户是采购方(政府部门、事业单位),而不是具体的人民群众,无论是岗位购买,还是项目购买,都是如此。说得直接一点,社工机构的服务让群众满意,只是手段,让采购方满意才是根本目标,毕竟,在合同上签字的、付费的是政府部门,而不是居民。可悲的是,即使在这种为政府部门做“伙计”的姿态下,其价值似乎仍然受到了质疑。


依笔者在一线的观察,机构推荐的社工被采购方录用后,人就呆在采购方的“地盘”了,听采购方的指令、做采购方安排的事,甚至有些购买方还会对社工开展培训、聘请督导、制定各种管理制度……在这种情况下,机构还有多大空间去介入社工在前线的服务?在这种情况下,机构对社工所做的大概也就只剩下招聘人、发工资、买社保这一类的后勤工作了吧?


记得以前香港督导在指导内地社工机构时,以“港式思维”,认为机构的社工们都是为机构的使命而存在的,所以在制定年度计划时,会要求机构总部先做好计划,然后各站点再围绕总部的目标和任务来制定各自的年度计划。这样的思路,在一般的企业、事业、机关单位中大概都没有问题,在社工机构却基本上是纸上谈兵,因为在现实中,做什么服务、做成什么样,基本上采购方说了才算。


从社工们的自身感受来说,很多社工对采购方上至领导干部,下至办事员、保安员都非常熟悉了,对机构其他单位的同事以及机构总部的管理人员还不太认识;采购方拿出一点塞牙缝的钱给社工做活动经费,都让机构望尘莫及了。以至于很多社工就直接说:我的归属感在***(采购方),而不在机构。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政府采购方便不觉得社工机构在社工工作开展方面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社工人在我手里,我来管、我来用。加上一些关于社工机构财务情况存在问题的传闻,更加觉得不如直接拿原本付给社工机构的购买经费转为直接聘请社工,不让机构这个“中间商”赚差价了,还能增加社工工资!


许多社工也似乎期待这一改变:反正工作还是一样做,工资增加了,还能真正进入体制内,享受到体制内的福利,不再被视为“外人”。


你说,社工机构怎能没有危机感?


笔者倒是乐于见到社工多点开花的景象:

一个社工专业毕业生,想做社工服务,不再是只有入职社工机构,然后被派遣到政府单位/用人单位,这一条路;TA可以选择考入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因为体制内也设立了“社工”这个岗位,并且是做专业服务的;TA可以选择入职企业、基金会、公益组织,里面都社工发挥专业能力的机会;TA还可以入职社工机构,在社工机构还可以选择,或者是去政府购买的岗位,或者是去机构自营的业务中(如心理咨询、社会企业),或者是去基金会支持的公益项目……


这一天似乎还很遥远!


所以,我们的话题还是回到“社工机构在政府购买服务模式中的作用上来”这个主题上来:社工机构真的是“中间商赚差价”吗?


我觉得不是。


“内幕”我就不了解,我就只从常规的角度来理解一下:

第一,社工机构都会说其使命都是为了服务大众,接受政府采购只是实现使命的途径之一;

第二,社工机构是非营利组织,不忘初心;

第三,一名社工一年几万元的购买经费,除去工资、社保、培训费,没剩下多少“差价”呀!


“中间商”的另一个诘问是:机构在社工开展服务中,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一个社工,除了领工资,一年都不和机构方面接触一次,全心全意融入购买方,接受购买的安排和指导,难道服务就做不好吗?或者是说,TA如果多一点参与机构实务,接受机构的管理和指导,工作成效在大概率上,会有明显提升吗?


此时,机构管理者应该会跳出来发言,说机构在人才培养、服务质量管理、制度建设做了多少工作,建构了多完善的体系,云云。


不好评价机构对社工的管理对服务开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我倒是想说句公道话:社工机构在“政府购买服务”模式中被视为没有实际价值、只是赚差价的“劳务派遣公司”,造成这一影响的力量主要还是采购方。哪个社工机构不想打造自己的品牌,哪个社工机构负责人不想让社工的专业业务按照机构的方向去走呢?可是在“政府购买服务”中,有这个空间吗?毕竟,就算采购方认为他采购的是“社工”这些人,而不仅是“社工服务”;机构也是没有议价能力的。

   

看来,社工机构多元化发展不仅仅是大势所趋,而且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社工观察” 作者 匿名